Langeleik_cat

Langeleik的小号,躺尸及回复专用,不画车,黑白图!!!

行囊中的故事·夜莺

——是谁行走在歌声中,讲述着古老的故事?

第一节

曾经,有一群古老的神明
他们中有缄默的守门人,
他们中有善辩的魔术师,
但他们之间最缄默也最善辩的
是行踪不定的诗人

诗人的父亲是无名的神明,
诗人的母亲是沉默的巨人,
诗人的老师是活泼的精灵,
诗人的抚养者是稳重的矮人;

父亲给予他英俊的面貌,他是美的代表,
母亲给予他修长的体格,他是旅行者的朋友,
精灵给予他动听的歌喉,他是艺术的使者,
矮人给予他稳重的个性,他是命运的记录者。

当他乘着木舟经过死人的国度,
他伸出双手弹奏黄金的竖琴
乐曲传遍九个无边的国度,
歌声过处,冰霜消融,烈火熄灭,
春天随着生命之歌到来,战争随着严冬远去,
荒凉之地长出树木,黑暗之处看到光明,
即使是亡灵,也随着歌声跳舞

诗人唱着歌走在焕发生机的大地上,
脚边无数的鲜花绽放
顺着花海,他看见了春天。
青春的女神听到了他的歌,
于是金苹果第一次被她遗忘
当青春与艺术相逢,
自然就展现出最美丽的模样。

第二节

诗人是赞颂者,诗人是劝谏者
万能的众神之父也不能忽略他的歌
诗人看得到未来,却只以隐晦的词句劝说
他的黑眸里是悲伤的星河
看着悲剧的未来却无法挣脱

神明啊!你们没有心吗?
不然为何会看见凡人的苦痛却享受着盛宴?
神明啊!你们不会爱吗?
不然为什么沉迷于混乱不堪的糜烂和罪恶?
什么样的神能救赎蛮荒中的人类?
又有什么样的光能救赎傲慢的神?

看!在命运线中,出现了光
其一热烈,带着纯洁的金光
其一狡黠,带着温柔的银光
其一是白日,是英雄
其一是夜晚,是政客

一个是利剑,带神族走出黑暗
一个是书页,指点神族重入辉煌
诗人微笑,弹起黄金的竖琴
祝愿未来的王者于王座并肩

——于是,雷电与烈火伴着歌声降临于世上

第三节

诗人走过了九界,又走过了无数的宇宙
天父的长女已从他脚边听故事的女孩
成了流放于死地的亡者之神
天父的长子和幼子已经相遇
在爱神的花园间嬉笑着共同成长

而诗人铁灰的头发已经转为斑白
曾经的少年已经老去
他以歌声赐予世间生机
却把自身的生命一同挥洒于救赎中

孩子们围绕着他,祈求有趣的故事
却无人看到无坚不摧的神心带来的阴影迫近
缄默的诗人在心中寻求答案
善辩的诗人却说着有趣的故事

诗人要离开了,他向自己的爱人告别
艺术不灭,神明却会离开
怎样才能救赎冷酷无情的诸神?
怎样才能避开死亡的黄昏?

诗人迈开脚步,走过璀璨的虹桥
笑容逐渐从心底升起
诗人荣光焕发,脚步坚定
衰老的面容重又变得年轻

诗人开口,金色的如尼铭文在他舌尖上闪耀
神明的歌传遍每个角落
随着歌声,鲜血随着字句从唇边滚落

诗人的嘴中生出荆棘,割裂了他唇齿的轮廓
可诗人的歌不曾停歇
血和着荆棘成了致命的魔咒
血浸润荆棘,于是尖刺间长出夺目的花朵

从荆棘花开时始,神明会痛,会悔
殷红的花仿佛毒素,把爱变为魔咒

——于是,爱神的花园从此里有了称为玫瑰的火红花朵;而神明之唇,从此可以吐出“我爱你”的告白

@霍尔与无名氏在展望公园 这是我心里对诗歌之神的定位……


如果我是寒冷的冰河和永夜,
你的热烈给了我最初的吐纳;
如果我是最初的剑影和刀光,
你的温柔赠于我安宁的救赎;
如果我是肆虐的寒风和雨雪,
那你是我心底最生机勃勃的夏天。

若你是玫瑰盛放的指尖,
而我是寒鸦栖息的高头,
我们的相逢是漫长的战争后第一场盛宴,
满是歇声、欢庆和美酒;
若你是不老的青春和春天,
而我是不朽的艺术和诗歌,
那我们的初见是春日的繁明,
满是鲜花、晨曦和朝露;
若你是划破苍穹的雷电,
而我是灼烧大地的烈火,
那我们的羁绊是芬布尔的长冬,
越过鲜血、死亡和终末,
来到永恒温柔的重逢。

@霍尔与无名氏在展望公园
如果神域里有歌,会是怎么唱的呢……

红色月季、五月翠菊、红色紫罗兰、卡萨布兰卡、扶桑花、千日红

我还是在画正经的画的…… @大听听听听听听

我……画完估计就死定了……累死的……
@半树海棠

画像承载了我的罪孽,而我被你欣赏的容貌不变,用于爱你。
道林格雷的画像AU @半树海棠

你为什么不爱我?若杀死你能让你留下,那我会把你的头颅当成我的信仰。
看了@菁淡 太太的《巫师》,觉得王尔德的《莎乐美》很适合他们这对……
@半树海棠 我画个王尔德风格的锤基合集怎么样?好看吗?